JOYCE太多了所以改成小黑吧

想知道大家是从哪里粉上老王的?

我发现很多人好像是从全明星开始对老王转粉的,

不过我可能比较奇怪,我是从老王轻描淡写地说“没什么特别的,最土的打法”那里一下子被戳中天灵盖,狂傲得像个反派要不要这么帅啊啊!

虽然杰希大神不会care自己的牺牲,但是很想看他他放飞甚至狂妄的一面!特别想穿回第三赛季看他跟方神一起装逼了!



我脑海中全职各人的年龄(误)


黄少天 18岁
孙翔、方士谦、包荣兴 20岁
张佳乐 21岁
周泽楷 23岁
李轩、郑轩 25岁
喻文州、张新杰、江波涛 清新不失沉稳的26岁
叶修 青春的尾巴29岁
王杰希 刚当上霸道总裁的32岁
孙哲平 35岁
韩文清、林敬言 已经有男人味道的40岁
关榕飞 45岁
魏琛 50岁
冯宪君 65岁


(老魏真的太迷了)

又看到了两张感觉很像孙翔的黄子韬π_π 图一还是日本漫画家画的黄子韬同人图…

是不是就我一个人突然觉得黄子韬有点儿像孙翔。。。迷!

发现自己有同款西山黄😏😏

我被王俊凯的腿折服了 嫉妒死我

以前有人跟我说
喜欢是自己的事,我喜欢你,但这是我自己的意愿,我有自主权
但爱是依赖,是不管我承不承认,我都离不开你了

我当时觉得不对。我觉得真正的爱是我自己可以过的很好,但出于爱,我选择跟你一起生活。
生活中有些情侣明明到后来发觉不那么合适,但因为已经习惯了对方的存在,对彼此依赖性太强,所以得过且过吧,分开代价太大了。
我一直觉得这不是真正的爱,其实是一个人的软弱、无能和懒惰的体现。甚至自卑。

但是今天我又觉得也不一定了。有些人诚然是这样,自己缺乏魄力,但有些人,原本是通透又强大的,为了喜欢的人才变得软弱和无能。所以不能一概而论,我对得过且过的人挺不以为然,但也很羡慕有人能遇到一个他愿意为之变得软弱的人。

现在的小姑娘啊写文的啊 脑子里怎么都是些黄色废料。。。

H&A (第一日)

 



小H第一次遇到小A是在大一刚开学的社团活动。

小H那天穿了一身黑,黑色棒球衫黑色牛仔裤黑色1970,痞里痞气地倚在“校园歌手大赛”的海报边上,面无表情的脸看上去有点欠揍。


今天社团为了吸引大家踊跃报名参加歌手大赛搞了一个唱歌送奖品的活动,参加的人都能拿几个不痛不痒的小礼品,最贵的五只小熊会送给现场唱得最好的几个同学。

旁边的社长,工科男直男刘英俊,正在捧着话筒,撕心裂肺地唱着“是我给你自由过了火”——这是社团第一次组织活动,怕没人关注,大家都唱得特别卖力。


小H一边在心里吐槽社长运动鞋边上露出的半截白袜子和黑绿黑绿的格子衬衫,一边随意地观察着围观的人群里看有没有看得过去的小姑娘,脸上依然面无表情——他自己以为这样看上去比较有气质。旁边偶尔有一些倾慕的眼神若有若无的投过来,小H小幅度地勾起嘴角,心想我知道自己长得帅,一副任你们观赏的样子。


小A的脸就在这个时候从一堆黑压压的人头中突然冒了出来。

“小H!”

小H愣了一下,视线在对面人的脸上停留了5秒,脑子里没跳出名字,又看到对面的人浅色的牛仔外套,外套里面柔软的口袋白t,最后停在小A手腕上一根精致的牛皮手链,心里想着就算以前不认识今天也可以认识一下。

“原来你也在这个社团啊。”小A轻轻地笑着,脸上的表情带着点不明显的害羞。“那你唱歌肯定很好听。”

小A的声线极其温柔且有教养,带着几乎令人无法拒绝的舒适感。他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耳朵:“那个… 不好意思,我在哪儿见过你啊?… ”  

“我也在校学生会啊,不过我在事务部,我知道你是……留学生部的。”小A笑得更开了一点,头微微仰起,捋了捋额前棕色的碎发。“我们一起开过一次会。”

“哦————好像有印象!”  小H装作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心想学生会规模巨大,里面大大小小十几个部门,光留学生部一届就有二十几个人,小H完全不记得还有个事务部的存在,怎么可能记得里面一面之缘的人。对方居然见过一次就记住了他,果然是我的魅力太耀眼了吗真是没办法。


这时旁边社长一曲结束,偏过头冲小H招了招手,叫他过去。小H毫无知觉,盯着眼前的小A掏出手机,歪着脑袋说:“我们是不是没加过微信啊?”

小H点点头,也掏出手机,表情十分真诚:“那我来加你。“

“小——H——啊——!”社长大步走过来一把揽过小H的胳膊,没注意到小H僵硬了一秒的表情“你也去唱一首呗,颜值代表去招揽一下客人。”

小H不动声色地往旁边靠了靠,“我就算了吧,唱得又不好,让我当个没有功能的吉祥物吧,吉祥物好不好?”

“哎哟!你唱一首呗,冷场了都,或者让你同学——” 社长抬眼看了看旁边的小A。

“我五音不全。“ 小A笑眯眯地摇摇头。

小H眼神一转,瞥到旁边桌子上摆得整整齐齐的五只熊。

“那我唱了你给我只熊?行不行?“

“那个熊不是给自己人的,是给参赛选手的——“

”好,那我唱完来拿!“

“………………..“

 小A看着走向舞台的小H,眉眼弯弯。

 

快步离开小A身边,小H才感觉到自己一直端着的偶像包袱终于落了下来。小H在社里不算唱功最出色的,但是声线好听,长得清秀品味好,没两个月也在社里混得挺有存在感的,每次活动社长都要拉上他吸引小女生。小H今天的伴奏是一首烂俗的when I was your man。他握着话筒随着前奏走到台上,游刃有余地打量着台下的人群,看到大家的眼神都定在了他身上,满意地眯了眯眼,开口唱了第一句。


被音响加工过的温暖嗓音伴着悠长的混响飘了出来,人群中有一两个女生夸张地“wow~“了几声,人群中的气氛再一次被炒热了。粗糙的音质也掩盖了小H嗓音中的一丝沙哑,小H尽量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发声位置,一变管理着体态和表情,一边控制着自己别跑调。


小H快唱完时往台下瞥了几眼,看见小A待在和人群保持着一点距离的地方,站得很直,脸上柔和又矜持的笑容让人莫名联想到前排看秀的名媛。站在一侧的社长正在和另一个社员聊天,两个人手叉着腰,伸出一边穿白袜子的脚,两种颜色的格子衬衫在风中相得益彰。小H忽然觉得,今天的风怎么这么温柔,好像把空中弥漫的悲伤旋律都吹得更清爽了。


唱完最后一句,小H故作潇洒地冲人群喊了一声中气十足的“谢谢!”,大步流星地走下了台,直冲摆着小熊的桌子去了。


趁负责分发奖品的社员没来得及出声抗议,小H长臂一伸迅速抽走了最边上的一只小熊,装作没看到社长翻的白眼,朝着人群外不远处的小A走了过去。


小A就一个人悠然自得地站在那儿,没玩手机,不尴尬也不兴奋。看到小H超自己走过来,脸上又露出了刚刚温和又矜持的笑容,说:“你唱得好好听,我特别羡慕你们这种唱歌好听的人。”他的语调起伏好像有一种悦耳的节奏,小H听他的语气,觉得他虽然嘴上说着羡慕,实则心里应该并不羡慕。但那份赞美听起来是发自内心的真诚,让人舒心,这种能发自内心欣赏别人的人内心肯定有强大的自信和温柔。


“谢谢~。“ 小H把毛茸茸的熊塞到小A怀里,说:“这个送你好不好?“

一瞬间小A又笑得眉眼弯弯。

 

活动结束后,小H跟着社团所有人一起去了食堂。因为已经过了饭点,食堂只剩下一点残羹剩饭。小H毫不在意地点了两个一看就让人没什么食欲的菜,放在手边吃了两口就再也没动过,一边打开微信,到学生会新人群里,盯着备注里带着“事务部“的昵称一个个找过去。


小A这个人看着亲和力十足,却又不卑不亢,自带气场;颜值说不上惊为天人,但气质出众;总而言之,就是感觉跟一般的男生都不一样。具体哪儿不一样可以以后再慢慢探究,跟好看的人做朋友总是不亏的。小H这么想着,冲那个叫”Axxxx”的微信号发了一个好友请求过去。

 

 

小A回到寝室,打开手机,微信立马跳出了一个好友请求。一秒点了通过后,小A戳进了对方的朋友圈。背景是东京夜晚的小巷,头像是一只手绘的朋克黑猫,下面还有一条十分钟前刚发的文字:

[ 真喜欢好看、绅士、又不装的男生 ]

嘴角不自觉地扬了一下,小A点了他可见的第一个赞。